老车会师等于非法聚会?速利 303 彰化大会师实录

2020-07-31 248 views

图:Stan

速利 303,一辆将近 20 年的老车,相信许多超过 40 岁人一定非常怀念,许多人开过的第一辆车一定是 303,因为它曾经是汽车驾训班的最爱。日本人玩速利,台湾人也玩速利,日本有白鸟号,台湾也有自己的橘子号。5 月 21 号,台湾玩速利颇为知名的橘子工厂,在掌门人阿凯的号召下,于彰化举办「速利 303 全国大会师」的活动,现场吸引超过 200 辆以上的速利 303 共襄盛举,却没想到…

速利老车复活

车友守法守纪


        记得笔者第一次开车是在 18 岁那年在驾训班学开车,那时驾训班清一色只有一种车,那就是速利 303,虽然车体破破烂烂,夏天没冷气 ( 只有一台小小的电风扇 ),但引擎况却相当不错,因此当时速利 303 留给年幼的笔者难以抹灭的印象。随着时光流转,近年来日本甩尾风行,后驱车渐渐热门,加上国内改装界纷纷报导日本甩尾达人所驾驶的 303,国内兴起速利改装风潮,一时之间这辆老车热门起来,一方面是价格,比起一些日系或欧系后驱车来说,速利数万元的中古车价平实许多,另一方面玩复古车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且速利中古零件取得相当便利,因此在国内速利族群不算少数。


这次编辑部接到橘子工厂掌门人阿凯的邀请,採访速利 303 全国大会师,对于喜爱 Sunny 车系的笔者来说相当兴奋,在阿凯号召下当天有 200 辆以上的老速利共襄盛举,这样盛大的场面更是不能错过。所以笔者接下这次採访,一睹老车风采。


当天笔者驱车南下彰化,在二高约南投时,惊见一群速利车队,每辆速利都整理的相当漂亮,整个气势完全不输进口车。仔细观察发现原来是来自台北某速利车队,从台北领军南下,真是相当有心。随后笔者进入休息站稍事休息后再出发,不到 10 分钟的时间便追到这群老车 ( 笔者发誓绝对没超速 ),虽然这些车改的相当「炫」,但是非常遵守交通规则,在二高平均时速只维持在 100 公里左右,也不见他们超车竞速,对于一般人所认知「改装车 = 飙车族」相差甚多,足以作为改装车族的表率!


一路来到彰化,下交流道后看见路边停了一排速利,想必也是要参加大会师,不过车虽多,但井然有序,每辆车都开警示灯,一点都不像外界所说的暴走族,非常有组织。笔者认为玩车就要像他们一样,不然落的到处人人喊打,岂不是失去了意义吗?



全国大会师

竟遭警方取缔


        因笔者对当地不熟,加上目睹一件肇事逃逸车祸,因此耽误一些时间。不过经阿凯指点之下,顺利来到会师地点。一到会场,发现入口处竟有警务人员在帮忙指挥交通,颇为佩服阿凯,因为这类私人活动,只希望警务人员不要频频关心就不错了,更不会奢望他们来帮忙。进入会场后,因距离开始时间还有半小时,所以现场车辆还不到一半,不过还是非常多。笔者向主办单位表明身分后,立即得到热情回应,忙碌的阿凯特别从入口处赶来报到处与笔者寒喧几句,令笔者感受到速利爱好者的热情。


利用这段空档,笔者在会场逛了一圈,不论是 303、303W、顶好甚至是老 301,许多速利整理的相当漂亮,其中不乏一些相当特别的动力改装,如 A15 引擎、双化、四化甚至是四喉直喷等,笔者还看到改装喷射引擎加 e-manage 的改装,相当特别。


接者笔者来到南部速利俱乐部 ( MPF ),负责人小伟非常热心的向笔者介绍速利,俱乐部还设摊位,提供一些速利相关的物件,这些物件都是小伟费尽心思蒐集来的,就是希望速利车友寻找套件能够非常方便。另外 MPF 展示数辆漂亮的速利,改装方向各有不同,如走视觉系的「蓝猫号」,重改音响的影音版速利,还有原汁原味的老车复原版等。



        大会师即将开始时,阿凯要现场所有车辆撤离的指令,心想不是才要开始吗?怎幺那幺快就结束了呢?经了解就后得知,原来是警方要求驱离会场所有车辆。笔者立刻赶到入口处,此时警务人员以守株待兔方式拦检离开会场的车辆。笔者询问其中一位刑警想了解警方为何会做此举动,其表示因当天活动并未提出申请,而且其中有许多改装车辆,疑似有非法行为,因此依规定前来取缔。笔者非常惊讶,听说在会师 1 个多月前就向有关单位提出申请场地,直到 2 週前有关单位回覆拒绝,又找了现在的场地,并向当地管区派出所报备过,而当地派出所也同意此次活动,但警方却如此进行取缔,实在令人不解。


警方出动 50 多位员警的大动作,共开出 50 多张罚单,依所谓「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第十八条 ─ 任意改装车体」开单告发,并责令验车。笔者认为这种作法令人相当争议,明明主办单位已向当地警方报备,警方却当场开单告发,不禁令现场车友怀疑此举是否有计划性扼杀车友聚会。


当现场大部分车撤离后,阿凯心情相当沉重,本来是一片美意,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对于前来参加会师的车友感到抱歉,因为许多车友是从南北部特地赶来参加活动,害大家白白浪费时间及金钱,甚至有些车友被开单取缔,这些并非阿凯所乐见。



会师失利

法令模糊


        警方取缔活动结束后,阿凯邀请部分车友到橘子工厂聚会,笔者也一同前往。原来阿凯家开设食品加工厂,因本身相当喜爱速利 303,当时玩改装速利国内风气并不盛,加上改装部品稀少,大多仰赖日本方面的资讯,摸索了一段时间,渐渐到今天成为改装速利的第一把交椅。阿凯特地在自家工厂旁搭建橘子工厂的基地,平时工作之余便专注于爱车改装。阿凯不但大方的与车友分享改装心得,还请车友参观自己的蒐藏,工厂里全是好料,许多速利改装部品及零件应有尽有,让笔者大开眼界。


在谈天中发现,车友对于当天警方取缔活动相当不解,这只是单纯车友聚会,大多数车友都是守法守纪的好驾驶,也没有所谓竞速及危险驾驶,改装车体部分则因速利年份已久,最年轻的速利起码有 15 年以上,老车重新整理、强化是无可厚非的事,而且 Nissan 早就没有速利原厂套件可供维修,因此只有被警方视为「非法改装」一途可行。加上台湾对改装车法令模糊,仅仅一条「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第十八条 ─ 任意改装车体」就可以告发所有「非原厂」的车辆,实在是很弔诡的一件事。因此笔者在此疾呼,希望有关单位重视此一问题并好好检讨现行法令,还给改装界生存空间,提倡合法的赛车运动,树立正确安全的车辆改装规範,否则真正的非法改装现象只会愈来愈严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