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田小民耕‧耕开拿督争‧200亩地被佔

2020-07-25 967 views
瘦田小民耕‧耕开拿督争‧200亩地被佔(吉隆坡20日讯)霹雳州督亚冷42户农民申诉,他们于80年代开拓逾200英亩土地种植农作物、油棕及饲养家禽,并在过去10多年来多次向土地局申请土地拥有权,但都被拒绝,直到去年才发现州政府悄悄把土地转让给官联公司,强迫农民搬离原址。但是,霹州国阵政府把责任推给前朝民联政府,而民联则断然否认此事,这起“罗生门”令农民迄今求助无门。农民代表何星国週三告诉《》,1980年前,这片农耕地只是一个矿场,农民在征求矿场东主的同意后,开始在矿湖内养鱼,也渐渐规划周边範围,把它打造成一个农业区,饲养家禽、种蔬果及养鱼,后来因淹水而改种棕油树。农耕地成了42户农民家庭的维生之源,靠着辛勤栽种养活一家人,1998年,金宝县土地局还发函要求他们进行土地申请手续,以便真正拥有土地权。隔年,当局也发出指示,鼓励农民在该土地上耕种,并允许他们买卖农产品。申请拥有权10年未批此后10年,农民持续向当局提出申请,惟申请一直没有下文,直到2009年10月,当局才致函表示,所有的申请将被拒绝,因为土地已转到州政府官联机构名下,有关机构由一名拿督级人士拥有,而他们也会在延续农耕地原来的作用。他说,农民对此感到不满,因为州政府在决定把土地转移至哪个单位之前,并不曾把农民的诉求例入考量範围,否定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的贡献,摧毁他们合法拥有自己的农耕地梦想,也摧毁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令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何国星认为,如果有关土地被徵用,作为承建学校或其它惠民计划用途,农民愿意商量或让步,但是土地被暗地里转让后,也同样将规划为农业区用途,既然工作项目不变,当局何不首先考虑已耕作30年的农民,却把他们辛苦建立的基业转至他人名下?由于农民多年来的奔波与争取得不到回应,他们一行逾30人,週三在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副主席M.莎拉华蒂的协助下,跨州来到人权委员会,希望当局能为他们争取应有的权益。围起土地摧毁农作物何国星披露,官联公司从去年开始“入侵”他们的农耕地,其中约50英亩的土地已围起来,并插上“私人产业”的告示牌,里头的农作物也遭摧毁。“剩余的150英亩土地虽还未被侵佔,但农民进出农地时,常常遭到陌生人恐吓,令我们感到害怕。”他指出,其中一位农民的农地景观打理得非常漂亮,一名自称是土地拥有者的“拿督”参观其农地时,语带恐吓的语气说到:“你的农地很漂亮哦!快点把你的东西都搬走,否则这些漂亮的东西,很快就变成我的!”他说,近半年来,不时有人进到农地去测量土地及勘察情况,农民们都非常担心,每天提心吊胆,晚上也睡不好,担心明天起床后,发现花费自己大半辈子的农地,就这样被人围起围墙禁止进入,30年来所付出的投资也将毁灭。“当农民获悉土地已转让至官联公司时,心里又是难过又是生气。难过的是看着自己辛苦经营30年的土地即将被人佔领,生气的是他们的“拓荒者”身份被遗忘,转由他人坐享渔翁之利。”官员保密拥地拿督身份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SM)副主席M.莎拉华蒂披露,国阵与民联把农耕地课题政治化,两方在推卸责任。她指出,今年2月3日,农民提呈备忘录给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时,大臣的特别助理阿扎哈表示,未倒台前的民联州政府早在2008年7月,把该片土地转让给官联机构。可是,她说,2月19日,农民会见前大臣拿督斯里尼查,对方否认民联政府出卖农民权益的指控,并挑战赞比里公布该官联机构的名字,同时亦公布行政议会会议纪录,以证明民联政府不曾做过相关决定。“农民不想理会两阵营之间的竞争,但他们确实不断致函州政府,要求他们做出解释,并供出土地拥有人的名字,可是州政府官员似乎步伐一致,不愿公开谁是那一名被指拥有土地的拿督,拿督身份保密到家,至今还不知他是谁。”令她质疑的是,没有人愿意针对土地何时转让至官联公司作出回应,连霹州政府官员亦三缄其口。因此,她要求人权委员会介入,协助捍卫农民的权益,否则农民的权益被剥夺之后,生计也将大受影响,牵连42个家族的成员。要求土地局派员巡视人权委员会会员莫哈末沙尼在接过农民提呈的备忘录后,允诺将在近期内联繫霹雳州政府及金宝县土地局,要求他们一同巡视督亚冷农业区,并回应农民的诉求。他对霹雳州政府官员极力隐瞒土地拥有者身份的举动感到惊讶,如果申请过程是合法的,就不应该有甚幺还隐瞒,当局大可开诚布公,不必左闪右躲。“这是大马政府长久以来习以为常的办事作风,在管理及行政上常常出现偏差,小拿破仑对人民的权益带来伤害。”不过,他也坦白告诉农民,人权委员会没有执法的功能,目前只能向有关当局提出劝告,包括高调处理及挑战当局针对种种的疑问作出说明。“我们必须让政府知道,人民的力量是不可以轻易被挑战的。”马汉顺促农民提供详情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受询时指出,他对督亚冷农民所提出的诉求表示关注,也关心他们的处境,因此,他欢迎农民与他联络,以让他了解整件事的详情。他说,这件事中有许多细节有待去进一步了解,因此,他欢迎农民前往向他说明情况。“我只能在了解整个事情后,才能作出进一步的回应。”‧2010.10.20
上一篇: 下一篇: